可用余额不足,去充值
OK
四川多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  • 玄幻
2022-12-12 21:28:22

和女魔头夫人苟在江湖的日子

当前隐藏内容需要支付

30.00

风轻拂起少年的几丝青发,风度中存有仇恨,闻似未闻不理睬齐一支的问话。

此时,众人停止打斗,目光全投向少年。宋主华等三人至始未留意这位少年,见其出手是如此高绝,心底立生佩服。

齐一支以飞镖绝技行走江湖,在暗器上生平还未逢几个敌手,没想到眼前这位少年竟令自己意外。心底思量半晌,不甘示弱的道:“阁下的绝技从何学得,师出何处?齐某愿请赐教。”心想问清眼前少年的来处,因有一件事耿耿于怀,非常忌惮放心不下。

少年神色冷峻,不屑的而声沉道:“你是真的看不出来,还是装疯卖傻?本以为不消多言,看来我是错了。可记曾经,你用计暗算一位名叫向前行的人?既然与他相比落败,你就应该心服口服,而你却心窄气小,认定为是心腹之患,设法除去。他一向光明正大,为侠正义,就是你这卑鄙小人心怀叵测,害他与世长辞。所以,我发誓,一定要手刃仇人,为父报仇。你以为自己的飞镖绝技从此无人可敌了吗?可以心安理得的在江湖上胡作非为?未免太过自以为是了。我向家本就是暗器排名天下第一,世上无人能破此之名。今朝我已得到祖父的绝技真传,可让你死的瞑目。”

齐一支听完话,心有余悸,口上则不惧,道:“当年那场比武,是我技高一筹,要怪就怪向前行愚不可及,自寻死路。就算你学得绝技真传又能如何?难不成你胜于向前行?今日,正好我来斩草除根,从此以后,我的飞镖绝技排名为天下第一,流传江湖。”先下手为强,齐一支移身于三个不同这位放三支飞镖,均射向少年之身。

“齐一支,拿命来!”少年仇恨大吼一声,以三种不同的姿势接住飞镖。又倒收回三种不同之势,返放回飞镖。齐一支浑身惊抖一悚,连忙左闪右闪,躲过三支镖,可是在他身后发出三声惨叫,飞镖透体通过,血流如泉。少年身立原处,似无此举动过。齐一支这才知自己实不是眼前少年的对手,再也不敢狂妄,即命所余的十来个手下,“上!”自己则退身开溜。

即闻十余声的惊天惨叫,凄厉万分,惊起远处的一群鸟飞。十余人横七竖八的倒下,四人不约而同出招,瞬间将此十余人击毙。一旁传来远去的马蹄声,齐一支已骑匹快马而逃,留一句话:“有本事就到前方山口,决一胜负。”四人望几里外的山口,均心决定一去。

芳凤花回过脸,礼谢道:“方才多亏出相救,否则我与阿华定身负重伤,敢问侠名?”

“不敢当。”少年谦虚一笑,道:“在下姓向名万刀,不知二位……”、

宋主华心诚敬意,忙道:“在下宋主华,这位是姓芳名凤花,这位小弟姓石名如应。没想宋某方入江湖,竟遇各位知友,心中颇为激动。不知向兄弟为何孤身于此?”向万刀口吻坚决,但含哀伤之调,“我是来寻仇的——就是那齐一支。说来话长,往事不提也罢,总之要取齐一支之命,来慰父在天之灵。”宋主华等三人也不想谈之伤心事,愤慨的道:“没想到这些武林人士与金兵暗中勾结,那金兵将军骆高夏就是三年前追杀我的人,定要他付出代价!”

向万刀眉梢皱起,思虑道:“齐一支示引我等前往山口,可能有难测之计,说不准金兵就在此地,所以得要谨慎小心。”凝眸山口处又道:“父仇不共戴天,不可不报。今日,就与共杀敌,异仇同报!”见他如此豪气,宋主华心头一动,道:“向兄弟亦是豪侠人士,快意恩仇。愿与视敌同仇,并肩共战,一解心头怏怏不快、二解心头似海之仇。”

话语慷慨激昂,带着仇恨同往山口处前行。这四人皆是各结所仇,而且得知仇人所在,即不谋而合的同视仇人,似如多年之前有约于今朝相逢。值得寻思的就是那些人为什么会与金兵合到一起?骆高夏救走元浦,难不成也想索取神功秘笈?几年前、十几年前的仇人,今朝定要窄路相逢了。

果然不出所料,齐一支驰马进入山口,顺着山路行至半腰。此处距地十余丈高,可见山口处一切动静。在山腰处,正埋伏着百名金兵,定是有备而来,骆高夏与元浦处在其中。齐一支下马大步至骆高夏面前,急道:“骆将军,他、他们……追来了。”骆高夏口角一横,道:“此处是南来北往的必经之路,我等就来个守株待兔。”元浦阴阴作态,道:“骆将军,传言的神功秘笈正在那小子身子。将此秘密诉于将军,就当作还许恩情。”骆高夏听言神功秘笈,心头暗喜,道:“我正是为此而来,既然送上门来……哈哈哈!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”

骆高夏在镇中比武台前,早已安排了秘探,知晓秘笈被元浦所夺,所以在林中出手相救,心想索取秘笈,不曾料到秘笈会从元浦手中所失。本是丝丝失望,然听元浦道出所在,立即心喜蠢动。一名金兵来报:“报告将军,正有四人进入山口,三男一女。”骆高夏挥手令道:“准备作战!如此的江湖小辈,尽不识抬举,竟然寻到我地。今天本将军就亲手收拾这冥顽不灵的几人,以解心头之火。”齐一支如意笑道:“就算他们会再高武功,也是敌不过将军的”散花神拳‘,他们是自寻死路。“骆高夏似乎对他很反感,道:”少说废话,如风乱吹,还不快去准备作战。“齐一支碰灰,不言不语了。

此时过午,轮阳挂于峰尖处,从山腰则罩下暗暗之气。四人已踏进山口,这才看清两侧山壁陡悬,最令人记忆的就是山石为黑色,此处就是人称“黑山”之境了。但觉非常寂静,向万刀提醒道:“小心有诈,多加慎意。”

山腰处,正有百双眼睛在俯盯着四人,并以弓箭瞄准。此刻,骆高夏亲自搭箭拉弓,以四人为一点作目标。弓弦发出绷紧之声,使人毛发受恐,弓上的这支箭受力所贯,似乎与其它之箭有别。看那箭尖,一点刺眼的光芒散射,若将夺下众目。

“嗡”地一声,是弓弦松开弹射之音,箭应声疾射而出,势若穿盾破甲。离弦之箭,快速无比,箭羽不停发出响声。单以箭尖所观,这点夺目光芒犹如一颗斜坠的流星,疾驰破空而过。

“快闪开!”四人闻觉箭羽轻微之声及箭尖处所散的光芒,同声喊道。说时迟、那时快,四人随声闪开,箭应声而过。壁处发出裂石的巨响,碎石四飞,箭深深插入石壁之中,只余尾羽可见。一阵喊叫声后,山口两方围来金兵,前后夹攻。

骆高夏得知四人前来,便布置兵阵相擒。此山口除下前后有道,别无分岔,金兵于前后围来,更另四人难以脱身。四人相互暗示一眼,两两分开相迎,大开杀戒。

前后均有三十余名金兵,直握着武器直逼而来,将四人围困于中。区区六、七十名金兵,哪能挡住四人,各施各招完后,最后一个闷哼一声倒下。山口通望,只有四人安然立在,金兵尸体横七竖八躺地遍处,一切变得无声无息。

一声长笑传来,震得山中回音,骆高夏伴随笑声落至,身后同随四名手下,“巨然能在片刻间灭我六十余名兵士,真是低估你们了。不过,想要安然全身退去,必须将”神功秘笈‘留下。“

“白日做梦!”宋主华言出有力,冷冷又道:“你还记得我吗?”

骆高夏闻言仔细一瞧,怔道:“原来是你,多活三年真是便宜你了!今天不管是谁,本将军一概不放过。”挥手即命身后四人,“格杀勿论!”

就在骆高夏挥手之际,向万刀手腕随意悄动,教人难以在意。骆高夏身后四人方将刀拔出已失去知觉,而知身后无动静,便晓不对劲。回首惊清,四名手下喉咙已现血痕,血雾立喷,血腥味扑鼻令人作呕。向万刀冷然的道:“不管你是金兵银兵,只可惜你的手下不会听令于你。”

骆高夏未见其出手,心中不由暗思作惊,为讨回面子,即道:“对付你等小卒之辈,不消多人动手,就本将军单人便可。”说话间双拳挥出,出之不意。石如应见之忙出身上前,以拳相迎。另三人未提防,见此情形不由得惊怔。

拳拳相碰,砰然有声。石如就不抵内力,被震得倒摔于丈外,立刻吐出一口鲜血。骆高夏哼声笑道:“”硬气波功‘不过如此,纯属雕虫小技。“

“姓骆的,真卑鄙!”芳凤花冷冷骂道,宋主华满腔怒火,不禁出招攻击。芳凤花本想联手而此时则无空插手。“阿华,小心点。”心知宋主华武功过低于骆高夏,只能作声提醒。

眼看已敌不过骆高夏,则见向万刀横臂用力甩出,五片绿色叶子萧然飞旋。骆高夏立即后倾上身而避,五片叶子直飘向远处失去力道而落。“就此结束!”骆高夏猛握起拳,双臂相交挥绕,袖口生风成影,数股拳力欲将发出。

“散花神拳!”芳凤花惊惧一声,见其功力至少施运七成以上,心知难以相敌。拳劲已将三卷罩,谁也躲避不了,只得免强提功护体。花似乎为之凋零,草似乎为之枯死……

在这极危关际,一道青衣丽影飘空而过,一道青碧光芒剑影破空而下,闪过人的眼睛,穿散骆高夏所发出的拳力,迫之后退数步。

骆高夏只觉双拳麻痛,无力再握紧,知晓出手之人的武功之高,不加多想,“这笔帐以后再跟你们算。”一个纵身,消失于眼前。

那道神秘的青衣丽影,出现片刻而消失于瞬间,像昙花一现。四人见骆高夏施展轻功而去,不多思索这神秘之人,正欲前追,前后左右传出风声,出现四人后,一位六十余岁的老者从天而降。这五人年龄各异,最年轻的有二十几岁,其间相差均有十年光阴,所握的武器也是不同于常人的,奇形怪状。五人移身换位,在周围不同方位显弄半晌后,齐声言道:“”黑山五齐‘听到此处有人打斗,前来凑个热闹。“五人的言语及脸孔同样各异,有别于常人。至于”黑山五齐“这个名号,没有几人听言过。

见眼前奇怪的五人,可知不善不恶。“原来是江湖英雄,失敬失敬!”向万刀故作神态,即以为他们相识,他转声又道:“请问”五齐‘是什么……“听了这一问,才知双方并不相识。

五人作惊一愣,年龄最高的老者道:“本老大就告诉你吧,”五齐‘就是“五五齐全’了。经过本老大的指点,小兄弟应该知晓了吧?”语气又硬又软,令人难解他是发怒还是息怒,另四人则是又吵又闹。向万刀抱拳礼道:“在下无知,还请相告。”五人大显失望之色,亮出四种武器及一双空手,一一道出,“射鸟弓,破石锤,断木刀,地裂棒,杀人空手!”向万刀听完便罢,心底暗笑,道:“”黑山‘五位大英雄,热闹已经完了,请回吧,我等还要赶路呢。“老者听言失兴,这可是真的发怒了,”想走并非那么容易,给我拿下!“

“别误会,别误会!”宋主华心想劝解,则被点穴,一把抓了过去。芳凤花方欲前阻,五人齐掌推出,五行掌风排卷而扫。芳、向二人轻易闪过四行掌风,所余的那行掌风直卷向受伤的石如应,“如应!”二人惊叫出口,而掌风已近其身三尺处,就算有绝顶轻功,也难以超过掌风救其脱身。此时,二人的心境之感则是无法形容。

一道青碧剑影倏然从天降下,闪过数双的眼睛,化解了这行危危的掌风。终于,终于看到了这神秘的青衣丽影……

上一篇
大王请住手
下一篇
武道:从盘古幡开始

相关推荐

管理网站 举报反馈 网站统计